歡迎來到電商人才網!
網站導航
手機版 | 訂閱 |
關閉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職場資訊 > 電商資訊

馬雲:我爲何要用2000萬美金,回報這個外國人?

來源:派代 時間:2018-07-29 作者:派代 浏覽量:

34年前,馬經曆3次高考終于考師範學院。求學期間,一個從沒過大學的澳大利亞人每隔6個月給馬寄一張支票,2年多時間總共寄了大概200澳元。

2017年2月3日,馬用2000萬美金回報了當年的知遇之恩,然而那個澳大利亞老人卻已經不在了。但,這並不妨礙這段偉大的跨國友誼繼續延續下去。

這是一段怎樣的友誼呢,以至于馬說那個澳大利亞人改變了自己的一生?

的貴人裏

還有個你不知道的國際友人

說起馬的貴人,你可能會想到蔡崇信、彭蕾、孫正義等。

但你不知道,馬還有個貴人,出現在他生命的更早期,直接影響了他後來的人生。

1984年,馬第三次參加高考,終于考師範學院。

求學期間,馬生活拮據,這時候,一個叫Ken Morley的澳大利亞人慷慨解囊,每6個月給馬寄一張支票,2年多,總共寄了大概200澳元。

這是什麽貴人啊?你先別好奇,還有更狠的。

1988年,馬畢業,隨後就和師妹張瑛領了結婚證。結婚了,得有個房吧,但當時倆人的工資,別說買房了,租一套都費勁。于是,那位很貴的澳大利亞貴人再次出手相助,慷慨解囊,幫馬兩口子在買了套房。

嗯,就是下面這套房子。


一輩子碰這麽一個貴人,該怎麽報答?

的答案是:2000萬美金。

這裏面還有個小細節,不是八卦。大家都知道,馬有個兒子,叫馬元坤。但你不知道的是,坤,讀作kun,就是爲了記念那位澳大利亞朋友Ken.

Ken Morley來自澳大利亞紐卡斯爾市,馬稱Ken爲father,並將紐卡斯爾市視爲自己的第二故鄉。

這是一段怎樣的故事呢?

其實這是一個持續了38年的、偉大的跨國友誼,背後的故事應該讓更多人知道。這篇章,我想把這個改變馬命運的故事分享給你:

命運的轉折

始于一次勇敢的西湖搭讪

時間回到1980年代。

澳大利亞有一個退休工程師,也是一個貿易商,叫Ken Morley ,他在經濟大蕭條前出生,沒有讀過大學。

但他對中國充滿興趣,1970年,他加入澳大利亞中國友好協會,緊接著1980年,中國改革開放兩年後,Ken Morley一家五口人參加了澳中協會組織的中國之行,其中一站正是,1980年7月1日他們住在了西湖邊的一個酒店裏。

有位平頭少年,12歲時買了台袖珍收音機,從此每天聽英廣播,對英語開始感興趣。1980年,這個少年已經16歲了,他還在練英語,只不過,他不僅是只聽廣播了,而是常常騎著自行車來西湖邊,找外國遊客練口語。

這個進少年,就是馬

1980年7月的一個晚,澳洲代表團自由活動時,Ken Morley的兒子David在公園裏玩火柴,少年馬走過來和他打招呼,說想鍛煉一下自己新學的口語:

——“你好,我叫馬。我剛剛開始學英語,我們可以做個朋友嗎?”

——“你好,我是David,這是我的父親Ken,這些是我家人。很高興認識你。”


接著他們互相做了自我介紹,寒暄後,他們又約定之後再來這個公園碰面。

就這樣,馬和Ken Morley一家人在西湖相遇了,同時開啓了一段堪稱傳奇的跨國友誼故事。


終于知道這張著名照片的來曆了

Ken Morley一家人回國後,馬和David成了筆友。馬定期給David和Ken寫信。

Ken不僅會給馬回信,還會順便輔導馬的英寫作,以此來鼓勵馬繼續學習英:“來信把行距留大一些,我好給你寫修改意見。”

這樣的通信一直保持著。

4年之後的1984年,馬第三次參加高考,結果總分離本科線還是差5分。

然而幸運的是,那個年代,大多學生的英語都不好,所以當年師範學院英語專業招生指標未滿,部分英語優異者可以獲得升本機會,結果馬就破格升入了外語本科專業。進入大學後,馬憑借出色的英語穩坐外語系前五名。

住在北京地下室,連遭7次拒簽後

21歲的馬最終拿到簽證,成功出國

1985年,馬讀大一,21歲。

Ken破天荒的邀請馬去自己的國家澳洲旅行。 21歲的馬完全不敢想,因爲在那個年代,在,出國是不可想象的。

“試試看,說不定你能拿到護照”,Ken鼓勵這個從未見過外面的世界的中國少年。

于是,馬鼓起勇氣決定試試,這一試就試了半年,不過最終還是拿到護照。馬非常興奮,以爲自己終于可以去澳大利亞了。興奮完才知道,光有護照不行,還得去辦簽證。

跑到了海澳大利亞領事館,結果對方告訴他,簽證要去北京申請。那時候對馬來說,去北京的費用非常昂貴,但還好他沒有放棄。

一來北京,就住進了一個地下室,然後開始申請簽證,結果連續被拒簽7次。

在北京待了一周後,馬的錢快用光了,第八次去申請簽證,他對面試他的使館官員說:這是我最後一次機會,我已經在這裏待了一個禮拜,已經嘗試了7次都被拒絕,我希望這次能申請到簽證。

——“你爲什麽要去澳大利亞?”

——“我的朋友邀請我去。”

——“我們不能發這樣的簽證給你,我們只能簽發給探親或是由政府派你出差去的或者是留學等性質的簽證。”

絕不罷休,他開始跟面試官講他是如何遇到Ken和大衛的。同時,Ken也在找朋友幫忙,並向澳大利亞駐中國大使館發了一個報。

最後,那個使館的人就說, “你真的想要這個簽證嗎?”

說 “當然想要”

面試官說“我5分鍾後就能給你”

這就樣,馬拿到了簽證,並不容易,但他最終還是去了澳大利亞。

在澳大利亞待了29天

回到大陸時,馬像是換了一個人

第一次出國,來到澳大利亞的紐卡斯爾,他在那裏待了整整29天。這次澳洲之旅成了馬的人生拐點。

Ken和David帶馬去了悉尼歌劇院。

塔龍加動物園。

以及紐卡斯爾大學等。

在國外也不羞怯,他在當地郊區的一間會所,給當地的一個太極拳愛好者團體做了表演。

表演醉拳。

以及猴拳。

說,在澳大利亞他體會到,書本學到的、父母告訴我們的,可能不全是真的,這個世界太有趣了,太獨特了,你需要去體驗,然後用你自己的大腦去思考。

“我出生在中國,100%中國制造,但澳大利亞之旅真正改變了我,我沒法形容這改變。紐卡斯爾的29天,在我的生命中至關重要。沒有那29天,我永遠不會像今天這樣思考,當我回到大陸時,我完全是另外一個人了。”

因此,回國後整整10年,馬都在想,中國應該如何改變。他覺得中國需要更開放的思想,中國人需要用一個不同的視角來看待事物。

說,Ken爲他打開了第一扇世界之窗:“每一次和Ken相遇,我們都會辯論很多的事物,他會說‘Jack,你是瞎扯淡’。即便那樣,他總是那般支持我。他知道我講話的方式,知道我幹過什麽,但是總是支持我,用他極大的好奇心與友善。”

2004年Ken去逝,享年78歲

但持續了24年的友誼並沒有結束

這次澳大利亞旅行,加深了馬和Morley一家人的感情。馬回國後,Ken又找時間帶著二兒子Stephen到回訪。

因爲父母家裏太小,馬就將Morley父子安排在大學宿舍居住。那段時間他們一起在馬家吃晚飯,再一起騎車回學校。

每天都會親自下廚。Stephen說,“馬一直忙著爲我們做飯,讓我們覺得很受優待。”

放假時,又帶著Morley父子去鄉下遊覽。

回到

分享到:
相關推薦
暫無相關推薦
客服服務熱線
0573-83978838
工作日 9:00-18:00
官方微信

用微信掃一掃